中国频道>> 国内新闻 >> 正文 [消息树]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字体: 【打印】
合肥市委铁腕拆除违章建筑 58栋别墅无人认领[图]

2005年10月24日 04:20
[我要留言]

上 海

导 读
  • 遗体告别仪式今举行 "悲怆交响曲"送巴金
  • 上海GDP前三季增长10.6%
  • 申城楼盘价格回归理性 地段成主要尺度
  • 地铁东昌路站客流今将达建站以来最高峰
  • 杨振宁交大"图说"生平并透露成功秘诀
  • 曾致1人死亡 欧洲之星"低调复出"嘉年华
  •    image
      
      7月12日上午,合肥市委办公厅带头拆除了市中心的部分违章建筑物。
       
      image
      
      
      今年7月,合肥市公安局对全市各级公安机关及民警的违章建筑进行拆除。
      
      image
      
      
      今年8月,“安徽第一路”合肥市长江中路开始拆除违章建筑。
      
      image
      
      7
    月23日,中共安徽省委常委、合肥市委书记孙金龙就拆违等问题接受中新社记者采访。
      
      
      

       

      -核心提示

      7月4日起,合肥市正式展开一场集中拆违“大战”,并由市委市政府强力推动。截至10月20日,合肥全市已拆除违建952万平方米。禁止“拆小不拆大、拆民不拆官、拆软不拆硬 、拆明不拆暗”原则贯穿拆违始终。同时,拆违也拆掉一些人不当既得利益,打破了原有利益格局。

      “一个月前,我现在站的地方是卖服装的,门面离‘安徽第一路’不到两米。”

      10月21日傍晚,霓虹灯下的合肥市长江路车水马龙,任职于安徽省科协的闻海与朋友在华侨饭店门前相约。

      如今,这里的临街门面房已消失,代之以宽敞的人行道。

      闻海说,一切变化肇始于7月4日。这一日也被本地媒体称为“载入城建史册的日子”。

      当天,合肥市正式展开一场三个月以上的集中拆违“大战”。

      至10月20日,官方数字显示,合肥全市已拆除违建952万平方米,远远超出“年底前拆除300万平方米”的计划。

      国家统计局合肥城调队综合处处长赵建营10月18日向记者披露两个数据,四城区共有97.4%市民关心、关注拆违,93%市民支持拆违。

      而合肥市的一名处级官员则用三个“洗”字来形容这次大拆违行动:洗脸,合肥漂亮了、美观了,拆违是一项民心工程。

      洗脑:让群众明白建筑要合法,要官员知道城市建设必须有规划。

      洗牌:拆违拆掉一些人不当得的既得利益,打破原有利益格局,触及官场上一些游戏规则。

      “隔夜楼”吓住开发商

      10月21日,合肥市潜山路东和清溪路北一片空地上,一个延迟两年多的住宅小区项目将在此正式开工。

      “直到今年9月28日,才拆迁完毕。”开发商代表陈绍洪告诉记者。

      按陈绍洪的说法,2002年7月,该地块通过项目审批时原有房屋约7000多平方米。

      拆迁消息传出后数月,房屋面积陡增到15000平方米,至2003年7月摸底时,上述数字增至7万平方米。

      陈绍洪当时看到,面积145亩的地块上除了水塘中没盖房子,塘边都已密密匝匝。

      伴随“隔夜楼”疯长,合肥城区近年还出现了面积超400平方米的阳台、水缸埋地伪造的水井、订书机订上的劣质三合板吊顶等怪现象。

      一个细节是,今年徽商大会期间,有位浙江投资商带着3亿元项目前来签约,但他反复央告与会记者千万不要公布项目地点。

      “拆迁前大量搭建‘隔夜楼’,严重影响合肥投资环境,危害了社会公平和市场秩序。”合肥市委副书记、查处违法建设领导小组组长黄同文说。

      4月1日,安徽省委常委、合肥市委书记孙金龙到任。

      5月起,合肥市开始进行全面摸底违建,207平方公里的合肥城区查出1700万平方米违建,其中不少属各级党政机关所有。

      6月11日至16日,黄同文一行20多人先后到长沙、深圳、南京等兄弟城市考察学习城建经验以及拆违方面好的做法,“大家一致感到震动很大,收获很大”。

      新书记态度强硬

      “拆违是块难啃的硬骨头……更重要的是,有违法建设的党政机关、部门单位要带头自拆,党员干部要带头自拆……”

      7月4日,合肥召开全市查处违建动员大会,履新三个月的市委书记孙金龙在大会上发言。

      8日,孙金龙四天前的拆违动员讲话摘要出现在《人民日报》“政治”版右边头条位置。

      12日起,合肥市委办公厅、市人大分别带头拆除淮河路、寿春路上违法建设的门面房,拉开了大拆违序幕。

      20日,位于安徽省委西大门年租金50万元的门面房在雨中消失。

      10月19日,记者在孙金龙的办公室见到了他的秘书,但未能采访到孙金龙本人。这位秘书告诉记者,孙金龙极少就此事接受媒体采访。

      一位市政府官员介绍,有三任市委书记都是从本地干部中提拔的,孙金龙的到来打破了这种格局。

      公开报道显示,43岁的孙金龙1962年生于湖北钟祥,曾任辽宁省地矿局坑探工程大队工作总工程师。

      2001年6月,孙金龙任团中央书记处常务书记、全国青联副主席,时年39岁。

      2003年4月,孙金龙调任安徽省委常委兼政法委书记,今年4月起调任现职。

      “他早就认识到,合肥的城建缺乏规划,而要重整规划,拆除违建不能不办。”一位政府官员说,新来的书记对此态度十分强硬。

      禁止拆软不拆硬

      合肥拆违工作从5月份开始一步步地酝酿、摸底、宣传,此后,干部头上的“紧箍咒”也越戴越紧。

      “决不允许出现‘拆小不拆大、拆民不拆官、拆软不拆硬、拆明不拆暗’现象。”孙金龙作了上述表态。

      合肥市规划局监察大队大队长鲍某被免职在当地看成处理拆违不力干部的“试金石”。

      5月底,骆岗镇分路口社区居委会主任吴某在文昌新村西侧搭建了一栋250平方米的违法建筑,且处于高压线下。

      合肥市规划局监察大队获知后下达了停建通知,但吴某不予理睬,继续加班加点违法施工。

      6月9日下午,吴某的建筑被强行拆除,吴被免职。

      而规划局监察大队大队长鲍某也因执法不到位被免去职务。

      而10月13日,市规划局三处处长、蜀山区分局局长邱志强被开除党籍则被看成拆违中处理干部一次“最大的风波”。

      紧靠合肥市环城公园水体、碧雨花园小区东门6月出现一独栋违建别墅,建房者竟然还拿到了规划许可证。

      6月18日,此事经媒体报道之后,合肥市有关部门开始调查邱志强,发现他在违规办理许可证时是受熟人之托。

      邱志强最终因受贿且数额巨大,被移交司法机关处理,并开除党籍。那栋争议别墅则被拆除。

      市规划局宣传处长汪晖介绍,合肥市1995年和2001年也有两次大规模拆违行动,都拆了20万平方米左右,“但当时党政机关的违法建设几乎没有涉及”。

      对于此次拆违,孙金龙明令“凡属拆除范围内,没有特权单位,也没有特权阶层。

      不论大小多少,不管涉及哪一部门,不管事关什么‘背景’的人,都要敢于硬碰、严格执法“。

      合肥市纪委、组织部、监察局于6月30日下发了《合肥市查处违法建设责任追究暂行办法》,明确要“对不认真履行职责或在工作中违法违纪的,严格追究有关单位负责人和直接责任人的责任”。

      “有这个办法并不是非要查办几个,而是起到一个震慑作用和推进作用”。合肥市委副书记、纪委书记黄同文说。

      “纪委的办法像是一把悬着的利剑,看到有人被免职对我们当然是有震慑作用的。”包河区宁国路街道办事处党工委书记朱玉告诉记者。

      市委人大带头拆违

      7月12日,市委办公厅位于淮河路的22间170平方米违建门面房的拆除被视为此次合肥大拆违的开端。

      办公厅副主任王德艺说,这些门面是上世纪90年代初办公厅房管所建的临时建筑,每年的租金有20万元左右。

      合肥市委市政府要求党员干部、各级党政机关必须带头拆,在9月15日之前自拆完毕,否则将受纪律处分,并承诺“对以前的违法建筑既往不咎”。

      “四城区,没有哪条街道没有违法建筑”。合肥市规划局宣传处长汪晖说,大多市直机关都有违法建筑,省委、省政府,市委、市人大都有违法建筑。

      7月12日上午,市人大办公厅所属的340平方米违建门面房也进行了拆除。

      “党政机关带头树立了政府的正气,改变了以前拆明不拆暗,拆民不拆官的做法,提高了政府的威信。”合肥市委副书记黄同文说,这也给7月16日正式进入拆除阶段起了一个示范作用。

      “没有市委、市政府下决心牵头,规划局能叫市委办公厅拆除他们的违章建筑吗?”

      汪晖说,2001年那次拆违,是规划局牵头由各区配合。

      

      而这次拆违由市委、市政府成立领导小组,市委副书记黄同文担任组长,5位市领导任副组长,30多位市直机关和区领导为组员。

      “市政府重视,一些机关的工作就好做了。”包河区宁国路街道办事处党工委书记对此感受很深。

      

      宁国路街道辖区内的九华山路农贸市场有600平方米违法建筑是包河区工商局的。

      过去街道创建文明城区时,包河区宁国路街道办就跟工商局协商希望能拆掉,但工商局以“工商部门也需要吃饭”为由一直没拆。

      “这次跟他们沟通后,他们自己就动手拆了。”当事人回忆。

      包河区工商分局南门工商所周建亚所长介绍,拆除之前工商所有门面房22间,还有40间简易棚,每年的房租和管理费有40万元左右。

      周建亚说,“过去,街道让我们拆,我们觉得他们想来经营。这次,我们报分局之后,分局立刻说要响应市政府的号召。“

      无情拆违有情操作

      10月21日中午11点,宁国南路鑫晓雅龙虾店里已有5桌食客,门口飘出一股麻辣味。

      店老板刘春发说,龙虾店9月16日刚开业,比起以前在宁国北路时生意稍微差了一点。

      宁国北路,是不少合肥人流连的地方,有“龙虾一条街”之称,是合肥人气最旺、价格最贵、知名度最高的小吃街。

      “这次政府安置了我们,没有拆了就不管,我也知足了。”刘春发说,他原来租用安徽省地矿研究所的房子,共2000平方米,月租金3万元。“当时我从来没想到是违法建筑”,刘春发说。

      为了保持“龙虾一条街”的品牌,包河区政府出面和香港街联系,并愿意出钱修灯箱广告,但因租金过高,刘春发等人没有接受。此后,包河区政府、宁国路街道又与宁国北路上青年社区沟通,租下了社区的两排门面房。区政府则出资20万修建了广告牌,门面统一装潢,并协调了卫生、防疫等部门。

      8月16日,龙虾一条街拆除,9月16日在新址开张。

      合肥市委副书记黄同文说,此次拆违遵循了“无情拆迁,有情操作”这一思路。

      7月4日到7月10之间,合肥市连续发出了《关于查处违法建设期间提供就业援助的实施意见》、《关于查处违法建设期间做好城市居民最低生活保障的实施意见》、《关于查处违法建设期间住房保障的实施意见》等文件。

      据国庆节前统计,到9月30日,全市向被拆违的群众提供就业岗位25230个,全市因拆违减少的就业岗位是20161个。

      到9月29日,全市共发放廉租房住房补贴87户,220人,发放廉租住房补贴36096元。

      至9月30日,全市解决了拆违低保户1362户,4027人,发放保障金额297798元。

      作为此次拆违的另一配套措施,大多数的违建被拆后都在原地进行了绿化。

      58栋违建别墅无人认领

      8月6日,庐阳区大杨镇拆除了6.5万平方米的违法建筑,但其中却有近万米建筑无人认领。

      这批建筑是58栋两层别墅,位于大房郢水库旁边,环境幽雅。

      据当地人介绍,2002年前,这里就零星有人修建别墅。

      2002年3月,合肥区划调整之后,这里由原来的郊区政府管辖划归庐阳区政府管辖,“区划调整后的交接期,这里修建的别墅激增”。

      7月22日开始,龙王、五里拐两个社居委就开始寻找这58栋别墅的房主,但一直没有找到,附近人也说不清楚。

      8月2日,《合肥晚报》登出了通告,如果58户房主再不到社居委登记,将作无主户拆除,三天之后,仍没有前去认领。

      8月5日,大杨镇组织人手将58栋别墅铲平。据估计,每套房子的装修都在三四十万。

      “别看认领时没有人承认,但拆除那天却有很多人去围观。”当时在场的一知情人士说。

      “都是开着车去的,有很多车牌号一看就知道是什么人的。我当时不好意思记车牌,假如我有摄像机我就老远地一个个地给他拍下来,回来一查还不就知道这是谁的车了。”该人士回忆。

      庐阳区文明办主任丁仕旺是区拆违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也遇到了“很多没人认领的房屋”。

      相对于无人认领的这种“怪事”,尽管合肥市这次下了很大决心,但接到的招呼还不少,合肥市委副书记黄同文说不仅是省里有人给他打招呼,还有北京方面也有人打招呼。

      “但我们要坚持原则,一个政策,一把尺子,一视同仁。”

      黄同文说,这次拆违行动,现在看起来难度比一开始想象的要小。“

      “下这个决心很不容易”

      一位接近孙金龙的人士告诉记者,孙金龙在决策之前好几宿都没有睡好觉,那几天也几乎很少看到他出席公开活动。

      该人士称,孙金龙在常委会上第一次提出拆违的动议时,有市委领导说要尊重历史,一些违章建筑的形成是有原因的;还有市委领导认为“党政机关也有很多违建,拆到最后就是拆我们自己的。”

      他说,孙金龙自己也在一些场合多次提到,“对这次拆违活动的难度要充分估计。”

      “这一次能行动起来跟市委主要领导的重视有很大关系,下这个决心是很不容易的。”

      黄同文认为,这样一个决定是担着很大的风险的,包括政治风险,“最终就看我们这次拆违行动的成功与否”。

      黄同文说,“解决之前,有习惯势力和个人利益之间的较量和抗衡,说是打破官场潜规则也有一定道理。”

      省直机关参与拆违

      在合肥市查处违法建设领导小组人员中,省委、省政府各有一副秘书长任副组长。

      大拆违实施前,合肥市还与安徽省委、省政府进行过充分的沟通,指出合肥作为省会城市的重要性和特殊性,拆违会涉及到一些省直机关。

      7月4日合肥市的动员大会上,省委副秘书长李祖顺代表省委省政府讲话,希望省直机关单位服从市区统一安排,带头自拆,且不准为违法建设户说情、打招呼、写条子。

      7月7日,省委常委、省委秘书长张学平在一份送阅件上批示:合肥市目前正在开展的查处违法建设工作,对进一步提升城市建设品位,提升城市管理水平及文明程度有着重要意义。省直机关工作、生活在合肥,理应在这次查处违法建设中带头、作表率。

      安徽省总工会这次拆掉了位于“安徽第一路”———长江中路上的临街260平方米的商铺,每年少了100万元的租金收入。

      8月7日,《长江路违法建设集中整治方案》出台后,庐阳区县桥街道就与总工会接洽。

      “刚开始,我们是观望的。”机关服务中心一卢姓副主任说,“毕竟长江路上还有很多违章建筑。”

      “但那段时间,新闻单位的宣传攻势很厉害,我们也看出了合肥市的决心。”

      在总工会犹豫之时,县桥街道的工作人员则到总工会进行轮番轰炸,最多的一天去了8批人。

      “看到拆违是个大气候时,我们觉得没有什么可以攀比的了。”卢副主任说,作为驻地单位,支持合肥市委市政府工作是应该的。

      8月17日,260平方米的违章建筑倒地。

      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哪个省直机关的违法建设是通过合肥市领导调解后拆除的,都是街道和区上门做工作的。

      “每个单位都要跑二三十趟,甚至要上百趟,说话嗓子都说哑了,人家看到我们都说你们怎么又来了?”三牌楼街道办事处刘波说。

      在街道的努力下,辖区内省直机关摸底时的19000多平方米违法建设已经拆除了10840平方米。

      “接下来的工作将会越来越难做了。”瑶海区工商分局局长、查违领导小组成员侯印说。

      “对拆违工作的复杂性我们是做过充分的估计的,也做了一些预案。”黄同文说,“但作为一项民心工程,我们得到了广大市民的拥护和支持,我们一定会走下去的。”

     
    中国频道推荐阅读

    甘肃上百人疯抢铁路物资
  • 巴金遗体告别仪式今日在上海举行 骨灰将撒东海
  • 针对保鲜膜含致癌物消息 中国制定保鲜膜新标准
  • 中国提出五条措施防控禽流感 防控体系严阵以待
  • 全国百强县:浙江山东江苏占7成 东方新闻最新排行

  • 杨振宁预言诺贝尔奖
  • 民进党风光不在 阿扁年底欲乘卡车演讲拉票[图]
  • 华侨华人抗议李登辉利用访美兜售"台独"主张
  • 聂海胜婉拒家乡物质馈赠 建议领导赠给需要的人
  • 首次网上性调查显示 中国女性25%感到"不性福"

  • 合肥:违章别墅无人认领
  • 揭秘:李登辉加入、脱离中共真实内幕
  • 台湾军妓制度解密 50年代末大饥荒惊人纪实
  • 木乃伊的千年诅咒[图] 蒋介石三次抗拒美分裂图谋
  • 希特勒派人劫狱救墨索里尼 更多历史秘闻
  •  

    选稿:乔德建    来源:新京报  作者:钱昊平  
     
  • 城管拆除违章建筑 50人与上百警察对峙[组图]
  •   2005年8月8日 17:22
  • 上百村民阻拆违章建筑引来防暴警对峙4小时[图]
  •   2005年7月8日 13:48
  • 联合国总部大楼违反纽约市相关规定 属违章建筑
  •   2005年6月9日 07:52
  • 擅自毁绿建违章建筑引不满 街道出面妥善解决
  •   2005年6月1日 11:12
     


    沪12-19℃ 京5-21℃ 穗18-30℃
    连战再次大陆行
    PVC保鲜膜致癌悬疑
    当代文学巨匠巴金在沪逝世
    关注神舟六号今秋载人飞天
    网络媒体宁波行
    ……>>更多
    画说九州
    连云港举行反恐实战演练
    35名准女航天员备战太空
    "夫妻房"解决民工性健康
    ……>>更多
    深度·聚焦
    新京报--为什么要让秦桧"站起来"
    新华网—农村建设要有长远眼光
    光明日报--五中全会后看中外形势
    三联—神舟六号,中国载人航空又一步
    世界新闻报—美国高官为何密集访华
    人民日报--科学探索的伟大里程碑
    ……>>更多
    法规解读
    关注立法:我国将立法保护农产品产地环境
    关注立法:消费者可直接向批发市场要求赔偿
    伪造或冒用绿色食品标志将可罚3万至10万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