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频道>> 深度·聚焦 >> 正文 [消息树]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字体: 【打印】
从西藏走向印度洋

2005年8月25日 11:40

  从西藏走向印度洋

  1962年5月10日,中国政府曾成立亚东海关,后来由于中印关系恶化,口岸被迫关闭。

  7月20日,一份逾百页的关于开放亚东口岸的可行性报告被送至西藏自治区人民政府。“自治区领导对报告进行专题研究后,将在第一时间报批国家发改委。”西藏自治区商务厅边境贸易局局长次诚告诉《瞭望东方周刊》。

 
 亚东口岸的开放在经过十多年的努力之后,终于有望进入实质性操作阶段。

  对于开放亚东口岸的重要性,次诚认为,目前西藏外贸均从天津港吞吐,远距5000多公里,一旦亚东口岸开放,拉萨经亚东至加尔各答等印度洋港口的距离只有约1200公里,“无可争辩地将成为中国西部地区连接南亚诸国的桥梁和纽带。”

  亚东县位于西藏自治区南部,喜马拉雅山脉中段南麓,东衔不丹,西接印度。从地图上看,亚东县就像一个楔子一样插入两国之间,是中国西南边疆的军事要塞。

  亚东县城

  在亚东县城开面馆的兰州人丁旭每年回家,都会有朋友问他同样的两个问题,“亚东,在西藏哪儿,怎么没听说过?”当丁旭告诉朋友后,朋友会接着问,“在西藏做生意这么多年,你的皮肤怎么越来越好?”

  “如果不是口岸开放的事,亚东这个小地方谁会知道?”丁旭解释说,“亚东县城属亚热带气候,在西藏很少有,被称为‘西藏江南’。”

  亚东县北高南低,北部的帕里镇被称为世界高原第一镇,是海拔4000多米的高山草甸牧场,而50公里外的县城所在的下司马镇海拔只有2000多米,气候温和,植被茂密。在亚东县城采访,记者最大的欣慰就是不用再喝红景天了。红景天是抑制高原反应的一种常用药物。

  “工作组来考察,要我们报一份亚东县的基本情况,我们也是临时凑了一个,以前哪有呀?”亚东县委办公室副主任张继军告诉《瞭望东方周刊》。

  有件事让《瞭望东方周刊》感到了亚东县的小。在亚东采访的第二天,在县城做生意的好多人都知道来了记者,走在亚东县的街道上,不时会有人招手问好。

  据张继军介绍,亚东县目前仅有常住人口11876人,总人口约3万人,除了当地驻军和家属,就是做生意的人。亚东县目前有国有贸易公司1家,个体工商户400多家。据记者观察,亚东县城的个体工商户大体分为三类,饭馆和日用品经营店最多,剩下的就是茶馆。

  亚东县商务局局长李平告诉《瞭望东方周刊》,亚东县的森林覆盖率很高,以前伐木让老百姓挣了不少钱,但从2001年开始,森林砍伐被叫停,“现在全县经济状况不太好。”

  上海丝绸到印度,印度石油到上海

  “实话给你说,老板们都在等口岸开放,有的实在熬不住了,只好转让店铺。”丁旭说。

  据丁旭讲,位于县政府门口的168面馆已经转让两年多了。今年4月温总理访问印度后,转让费升到了15000元,这几个月来口岸开放的事又不见动静,转让费肯定又降了。

  《瞭望东方周刊》就此采访168面馆的老板时,他首先反问记者:“你说这口岸开放的事到底有没有戏呀?”

  同样充满期待的还有亚东县官方。“如果口岸开放的话,最起码基本建设和服务业会给当地经济带来很大的发展动力。”亚东县县委书记梁海虹告诉《瞭望东方周刊》。梁海虹是来自上海的援藏干部。2004年,亚东全县的财政收入只有399万元。

  天兴隆中药材商行的生意今年较往年好了许多。这一点,让亚东县的商户们很高兴,“说明来亚东的工作组多了,开放的希望也就大了。”当地人把上级政府来的人全称作工作组,一些重要的工作组,当地政府均会送给一些名贵的药材。

  “光虫草就卖了几十斤。”该商行的老板马世祥告诉《瞭望东方周刊》。虫草指的是冬虫夏草,在当地的售价约为每500克2万元。

  马世祥1993年来亚东做生意,当地人都称他老马。除虫草外,老马做的最大的生意是丝绸和瓦斯王手表,“印度、尼泊尔的丝绸运到西藏卖,西藏人很喜欢印度货,虽然质量较差,但毕竟是从圣地来的。然后再把上海、杭州等地的丝绸运到印度、尼泊尔,中国的丝绸质量好,在这些国家很受欢迎。”

  中印经贸的发展实际上潜力巨大。据印度《经济时报》最近报道,印度最大天然气供应商GAIL Ltd.正考虑与中石化股份有限公司成立石化合资企业。倘若双方能够就此项工程达成一致,对中印两国能源合作而言将具有重大的意义。据报道,如果该合资企业可以建立,它每年将会生产50万吨左右的石化产品,所生产的石化产品将会通过印度Sinqian邦石油管道输送到上海。

  目前,因为中印两国之间没有陆路口岸,边境交易一般都要通过不丹人,“不丹人拿瓦斯王手表和我换丝绸,一个瓦斯王手表的价格大概是800元到850元,我可以卖到1200元,经我手卖出去的瓦斯王手表有几千个了。”马世祥说。瓦斯王是瑞士名表。

  让老马感到遗憾的是,卖给他瓦斯王手表的不丹人在2001年与他失去了联系。“能搞到瓦斯王手表的就只有那个不丹人,他被抓后,现在市场上的瓦斯王手表都是仿制的,连我店里现在卖的都没有真的了。”

  对于今年4月的温家宝总理访印度,老马称“温总理在印度说的每一句话我都要认真研究”,“我感觉这次口岸开放希望比较大,等口岸开放了,我准备把自己的全部资产都拿出来,直接和厂家联系,到印度设个点,好好地赚一把。”

  在老马的办公桌的玻璃底下,压着报纸上剪下来的胡锦涛的简历。

  不丹马帮

  老马在帕里镇有一间门面,和不丹人的丝绸交易主要在这里进行。帕里镇位于亚东县北部,与不丹接壤。

  “我们镇和不丹的边境线长64公里,对外通道15个,最近的通道离不丹只有7公里,和不丹的民间贸易非常旺盛。”帕里镇副镇长罗布战堆告诉《瞭望东方周刊》。

  在帕里镇,随处可见长裤外套着短裙的不丹人。据帕里镇边贸市场负责人巴桑介绍,每年4-8月,边贸市场招待所的30多个床铺每天都住满了不丹商人。

  “因为目前床位紧张,我们准备再建一个招待所。”巴桑说。

  据巴桑介绍,帕里镇和不丹人的交易始于1981年,“当时他们只是用手表、指南针来换一些喇叭裤、衬衣等旧衣服。现在主要是用美金来买我们的热水瓶、胶鞋、毛毯、布料等日用品,从去年开始,他们也要一些电视机、照相机、手机、VCD等电器。目前,他们卖给我们的只有虫草。”

  在帕里镇边贸市场,《瞭望东方周刊》碰到了来卖虫草的不丹人达娃次里,达娃次里带来的虫草有三斤多,是刚刚挖来的,因为质量不好且是湿草,每500克的价格只能卖到800元左右。

  在巴桑的翻译下,达娃次里告诉《瞭望东方周刊》,他把虫草卖掉后,准备带点日用品回家,他今年卖虫草挣了有8000多元人民币,家里有10口人,两个弟弟一个当兵一个做了喇嘛,其他人都要靠他卖虫草生活。因为中不两国之间没有相通的公路,达娃次里回家要先坐汽车到边境上的达热牧场,然后再步行一天才能到家。达热牧场属于帕里镇,离中不边境约有10公里。

  “以前不丹商人都是雇人背货,现在全靠马驮。先用汽车把货运到达热牧场,再用马驮回国。”巴桑说。

  在巴桑的带领下,《瞭望东方周刊》来到达热牧场。在这里,《瞭望东方周刊》见到了不丹商人次仁和他的马帮。

  “我们共来了15个人60匹马,进的货有毛毯、胶鞋、热水瓶等,价值10多万元人民币。”次仁介绍说。次仁是不丹哈巴县人,他们要在当天晚上趁着夜色出境,然后在不丹边境的牧场住上一夜,天亮后再赶着马走一天的路到哈吧,哈吧有了公路,然后再转车到首都廷布。在廷布,次仁有一个商铺,兼营批发和零售,“这次进的货可以卖10多天,能挣三四万元人民币。”

  对于为什么要趁着夜色出境,次仁解释说:“边境上有印度兵,他们不允许我们到中国来进货。”2004年7月,次仁价值10万多元的货物就被印度兵没收了,让他损失惨重。

  “中国货在不丹很好卖,比印度货价格要便宜很多,老百姓非常喜欢。有钱人用的则都是日本、瑞士的东西。”次仁说。据介绍,不丹本国只生产烟酒火柴等,许多日用品都要靠进口。

  对于将来的打算,次仁称,现在不丹人的生活水平也在逐步提高,想进点来自中国上海、浙江等地质量较高的货物,“这些货价格高,目前进这些货风险太大,一被抓住就完了,希望以后中国和不丹之间的贸易能正常化,不要让我们再这样偷偷摸摸地做生意了。”

  中印互建边贸市场

  亚东县樟木多种商品经营店主要卖一些印度小商品,女老板扎桑非常清楚亚东口岸的开放将会给她带来多大的便利,“我现在都是从樟木口岸进货,进一次货需要15天,要花3000多块钱,如果口岸开放了,我进一次货顶多半天时间。”樟木是中国和尼泊尔的陆路口岸。

  “樟木口岸基本上都是中国和印度的转口贸易,这样无疑加大了中印间贸易的成本,另外,樟木口岸因为尼泊尔内部动乱,经常会被关闭,风险较大,今年来交易额大幅下降。”西藏自治区商务厅边境贸易局局长次诚说,“中国和印度的经济互补性很强,西藏的好多小商品都是从印度来的,但两国之间竟然没有陆路口岸!”

  “中国和印度是世界上人口最多的两个国家,亚东作为两个国家的第一个陆路口岸,你说它的重要性有多大?”次诚反问。

  据印度《商业标准》报道,目前中印年贸易额为2400亿卢比,其中陆路贸易额仅有1亿卢比,“中印两国作为世界上两个巨大的超级市场,在未来的10年内双方贸易额将超过500亿美元。”

  亚东县委书记梁海虹向《瞭望东方周刊》证实,自从今年4月温总理访问印度之后,先后有西藏自治区人民政府、国家发改委、日喀则地区行署等多个调研组来亚东考察边贸易市场的建设及口岸开放一事。

  “8月初我们将率团考察印度昌古边贸市场,据说印度方面建设边贸市场的积极性很高。”西藏自治区商务厅边境贸易局局长次诚告诉《瞭望东方周刊》,“如果资金到位,我们的仁青岗边贸易市场将于年底动工,估计明年下半年会开放。”仁青岗是亚东县下亚东乡的一个村,距离中印边境的乃堆拉山口28公里。

  次诚称,拉萨至亚东的铁路也已经列入铁道部的“十一五”计划,“铁路一修通,整个中国西部的货物就可以直抵亚东,然后通过这里转运南亚各国,不用再绕道香港等地了。”正在修建的青藏铁路将于2006年7月试运行。

  次诚还向《瞭望东方周刊》澄清,目前中印达成的协议只是开通边贸市场,口岸在正式协议中并未被提及,“不过口岸肯定也要开通,一下子涌来那么多货,管理跟不上肯定不行。”

  樟木多种商品经营店的女老板扎桑已开始学习英语,“口岸开放后搞商品批发,也可以给其他老板当翻译。”没有上过一天学的扎桑不仅懂汉语、藏语,还会印度语和尼泊尔语。

  口岸开放的关键

  “1994年的时候,关于亚东口岸的开放就喊过一次,还搞了一些基础建设。”梁海虹告诉《瞭望东方周刊》。在此前的1993年,中印两国政府签署了有关中印边境实际控制线地区的协定。

  《瞭望东方周刊》发现,每次中印两国关于边境问题达成相关协议时,亚东口岸开放的呼声便会高涨。

  2003年6月23日,印度总理瓦杰帕伊访华期间,两国总理签署《中华人民共和国和印度共和国关系原则和全面合作的宣言》。之后,亚东县部分实权部门开始在规划中的仁青岗边贸市场附近圈地。

  “中印之间的陆路口岸是否能顺利开放,取决于中印之间的关系,其中边境问题是否能达成共识是非常关键的因素。”次诚局长说。

  “如果亚东口岸开放,那也只是恢复性开放。”次诚向《瞭望东方周刊》澄清,“亚东在历史上就是重要的通商口岸,由乃堆拉山口经锡金与印度通商,1962年5月10日,中国政府曾成立亚东海关,后来由于中印关系恶化,口岸被迫关闭。但自发的边民贸易一直在进行。”

  8月,正是亚东的雨季。“到樟木进货的路不好走,一下雨经常发生山体滑坡,而且到处都是悬崖,车子掉下去连个零件也找不到。”连绵的雨季让亚东县樟木多种商品经营店的女老板扎桑有些心烦。

  中国驻印度大使孙玉玺说,中印双方已决心不让边界问题影响两国关系继续向前发展的大局。这个消息让扎桑感到十分欣慰,“雨季已快结束了。”

[1] [2] [3] [4]

 
中国频道推荐阅读

湖北发生特大车祸死14人
  • 湖南郴州巨贪李树彪挪用上亿元公积金被判死刑
  • 深圳发生建市来最大交通事故 死亡人数升至21人
  • 北京最大公积金诈骗案嫌犯被批捕 涉案额1800万
  • 吉林农安自杀性爆炸调查 东方新闻最新排行

  • 连战夫人选美照曝光
  • 四处提防接班人出头 陈水扁急着打压党内对手
  • 台军重提军购案 预算从4800亿降至3000多亿台币
  • 长江源头重新定位 总长度据称增加六点五公里
  • 国际先驱导报:生育第二胎成为中国富人特权

  • 海南有9个"野人"谷?
  • 开国大典秘闻:江青碰壁 林彪的四野为何令人生畏
  • 苏东坡有多位红颜知己 史上第一位小脚女人是谁
  • 浙江女性很漂亮 身材和谐接近黄金比例0.618[图]
  • 中国为什么汉奸多 更多历史秘闻
  •  

    选稿:石素芳    来源:瞭望东方周刊  作者:孙春龙  
     
     

    沪26-32℃ 京20-31℃ 穗26-33℃
    策划:贪官背后的女人们
    栖霞寺 1937
    日本侵犯东海石油资源
    策划:母亲,我是钓鱼岛
    建设节约型社会 六方会谈
    ……>>更多
    画说九州
    变废为宝-污水提炼出有机肥
    国外网站公然叫卖东北虎
    3千箱鱼惨死 农户血本无归
    ……>>更多
    深度·聚焦
    瞭望东方周刊—探访中印边境真相
    中新网—个税改革还需迈出更大一步?
    法制日报—让个税成社会公平的推进器
    中新网--中美关系酝酿战略转变
    《环球》杂志—走进厨房的马英九
    求是-心理健康须为任用干部的依据
    ……>>更多
    法规解读
    个税起征点拟提到1500元 高收入者须自行报税
    藐视法庭行为频发 行政诉讼法拟增设藐视法庭罪
    妇女权益法进入二审 规定女性遭性骚扰有权投诉
    中国立法打击黑客 破坏互联网将受治安管理处罚
    ……>>更多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