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 >> 正文 [消息树]
河北毒蒜祸及京津沪 剧毒农药浇灌无公害大蒜

2005年6月1日 13:39

  image
  给大蒜灌根用的剧毒农药1605(对硫磷)

  image
  菜农收蒜忙

  image
  菜农正在给大蒜灌根

  image
  装有大蒜的车进京

  生活在大都市的人们通常认为,在超市里购买的无公害蔬菜是放心菜。然而,这种思维定势有可能被一些质量事件所颠覆。

  素有“大蒜之乡”美称的河北省永年县,大蒜种植面积达到了15万亩,年产蒜头2亿公斤,产蒜薹1亿公斤。早在2000年,永年县就被命名为“全国无公害蔬菜生产示范基地县”。
  
  然而,记者近日在该县暗访时发现,部分菜农在浇灌大蒜时,却用国家明令禁止使用的剧毒农药3911(甲拌磷)、1605(对硫磷)等给大蒜灌根。

  而这些有毒蒜薹和蒜头正销往全国除台湾和西藏外的其他省、市、自治区,尤其可能对北京、天津、上海等大都市的食品安全构成威胁。

  专家警告,消费者如果食用了剧毒农药浇灌过的蒜头、蒜薹,会损害人体神经系统、内分泌系统、消化系统、肝脏、泌尿系统等重要器官和组织。

  剧毒农药灌根忙

  大蒜是河北永年县的特产,走出永年县城向东20多公里,就会看到成片的蒜地越来越多。一过北护驾村,公路两边几乎见不到小麦,绿油油的一片都是蒜苗。这里就是被称为无公害蔬菜生产基地的小龙马、南沿村、张西堡、广府等地。

  但记者在这里见到的情形,却与无公害基地之名有些不符。

  据了解,大蒜的主要害虫是大蒜根蛆,又称蒜蛆,它从大蒜根盘部食入,向上蛀食,轻者鳞茎被蛀成孔道,心叶枯萎,植株萎蔫,重者地下幼茎全被蛀食一空,仅留一层表皮,造成大蒜成片死亡。而根据大蒜无公害生产标准,可用的低毒低残留农药有辛硫磷、乐斯本等。

  但记者在永年采访时发现,这里的蒜农除了施用国家规定的低毒低残留农药外,还有部分蒜农在使用剧毒农药3911、1605等。

  4月23日,记者在小龙马乡许官营村东,很远就看见有一老农提着盛有白色液体的塑料桶向正在浇灌的蒜地里不时倾倒,旁边有一个贴着商标的玻璃瓶。记者走到跟前蹲下身仔细观看,发现那个玻璃瓶里竟是3911农药,瓶壁上有剧毒字样和骷髅图案。塑料桶里的白色液体就是那位老农用井水稀释的3911农药,他正在频繁地将其倒向流入地里的水中。

  “老乡,在浇蒜呀,你们是哪个村的?这片怎么这么多蒜呀?”记者上前打招呼。“我们是许官营的,往东守护营、全村,往南北护驾、南沿村,这儿种的都是蒜。再过20来天就要收蒜薹了,这不,正在上水呢!”当记者再次蹲下身对着农药瓶拍照时,那位老农见状立马走开并不再回答记者的问话。

  在北护驾村,一妇女骑着三轮车拉着皮管等工具赶往蒜地,记者随即跟在她的后面。到了蒜地,记者见她从三轮车上拿出一瓶农药,上前仔细观看,原来是1605。“这药好使吗?”记者上前问道。“你是干啥的?”妇女警惕地问道。当得知记者是来联系收蒜薹后,才放松警惕给记者说出了用药的情况:“这药厉害着呢,最好使了。但政府不让用,你没看我这药都用袋子盖着呢。”说完,她给我指了指三轮车上的编织袋。

  采访中记者发现,种植大蒜的土地颜色不一样,蒜农灌药的量和次数也不一样。一位有经验的菜农告诉记者,这里的土地分黄土地和红土地。在黄土地里种植的蒜用药量要比红土地大些,一般都要用两次农药灌根,而红土地一次就可以了。因为,黄土地的虫害更严重一些。

  在永年当地,使用剧毒农药给大蒜灌根的比例有多少呢?据记者了解,永年的大蒜产地主要集中在南沿、小龙马和广府一带,记者经过对这几个地方的蒜地走访发现,施用剧毒农药的农田不在少数。在永年采访的几天里,记者到过的蒜地里,都发现有菜农在使用剧毒农药。在小龙马乡南护驾村蒜地里,一菜农谈了自己的看法,他对记者说:“我认为有一半吧,反正我们村用这种药的不少。”

  蒜农细算经济帐

  永年当地的部分蒜农为什么要用剧毒农药呢?“现在不是有低毒的新农药吗?为什么还有这么多人用剧毒农药呢?”当记者提出疑问时,一位正在给大蒜灌根的菜农说:“新农药比以前用的药贵些,但主要是用那种药用惯了,用新药怕效果不好呗!”

  当记者把用剧毒农药是因为“新药效果不好”的说法告诉广府一蒜农时,立刻遭到了他的否认。“新药如果不好使,国家发明他干啥?”这位蒜农反驳道。“那为啥还用3911什么的呀?”“那还用说,省钱呗!”菜农肯定地告诉记者。

  随后,他给记者算了笔帐。

  种蒜的主要开销有:浇水用电、肥料尿素、农药、种子和人工等,其中除农药外,其他各项的费用都是一样的。所以想节省开支只有从农药下手。一亩蒜要用三斤农药,在当地的农药销售门市里,一斤瓶装的3911、1605等卖七八块钱,而同样大小的新牌子农药,象“毒死蛆”、“灌斯它”、“辛硫磷”等则需要12元左右。以此计算,每亩蒜的农药成本就相差15元钱,以每家8亩地算,成本就相差120元。

  “我这还是保守算的,再说了,3911还是比辛硫磷毒性大,怎么着它药力更久些。所以,还是用3911省钱省事。”这位蒜农最后补充道。

  也有蒜农对使用剧毒农药灌根表示了担忧。在小龙马乡北护驾村,一蒜农指着眼前的蒜地告诉记者,“这一片种蒜有二三十年了,用农药灌根也有好长时间了,重茬次数越多虫害就越大,不用药不行,而且不用狠药还不行。”“是不是这地用惯了剧毒农药,如果改用低毒的,就不能杀死害虫了?”记者顺势问道。“是呀,现在就得用3911、1605等。本来现在种蒜投入成本就高,如果不是为了杀虫,谁愿意多花这个钱呀?”“如果种菜能不用农药就好了,也不麻烦了,还省钱了。”这位蒜农自言自语道。

  “你们这儿用低毒农药多吗?”记者话锋一转,这位蒜农愣了一下,立马改口说:“上面不是要求无公害吗?我们用的都是低毒农药,对人体是无害的!”虽然这位菜农嘴上这么说,但记者注意到,就在他用手举着的农药瓶上,清晰可见有剧毒字样和骷髅标。况且,他手握的那个药瓶不但用黑色的塑料袋垫着,而且在每次倒完农药后,他都会用上游的水将双手使劲搓洗几下。

  记者发现,从当地菜农的言谈举止中不难看出,他们的内心是很矛盾的:按无公害种植规定使用农药一来成本高,二来怕影响杀虫效果。如果不按规定,用剧毒农药又不允许。因此,即便是手里拿着剧毒农药也只能撒谎说是无公害农药。怪不得,在记者对大片的蒜地观察时见到的空药瓶也是寥寥无几,即便是记者恰好碰上正在使用剧毒农药,多数瓶子上的商标都已被揭去,只有印制在玻璃瓶上而无法抹掉的剧毒字样和骷髅标志能分辨出来。

[第一页] [第二页] [第三页] [第四页]

国内新闻推荐阅读

我国游客7月15日起将可游欧盟所有国家 赴英8日1.6万
重庆市委宣传部原副部长张小川今日在西安受审
敦煌机场要男孩家开条件 死者家属正式委托律
中国农大等16所高校宣布英语四级不与学位脱钩
中国台湾网--岛内外有"四大怕" 东方网最新新闻排行榜

李岚清:退休生活异样精彩 刑场目击-处决罪犯王守信
赫鲁晓夫首次访华内幕 "江青日记"流失案始末
鲜为人知的中国特工生涯 李肇星夫人回忆夫妻罗曼 
毛泽东不离身边的书
>>>更多历史秘闻

 

 
选稿:吴晨    来源:新华网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