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频道>> 国内新闻 >> 正文 [消息树]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字体: 【打印】
毕玉玺蜕变忏悔:那时他们叫我小毕特亲热[图]

2005年3月28日 08:58

我要留言

    点击进入专题;聚焦重拳反腐 

  哭诉出场

  毕玉玺:我对不起党,对不起人民,我请罪。

  这哭还真是发自肺腑的,毕玉玺,这位昔日的北京市交通局副局长,首都公路发展公司的一把手,曾经位高权重,权倾一时,今天怎么会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呢?

  贪污事实

  2005年3月16日,北京市交通局原副局长、首都公路发展有限责任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毕玉玺受贿和私分国有资产案一审宣判在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进行。

  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审判长:被告人毕玉玺犯受贿罪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犯私分国有资产罪,判处有期徒刑3年,并处罚金人民币3万元,决定执行死刑,缓期两年执行。

  听到判决,毕玉玺面无任何表情。根据法院审理查明,毕玉玺于1993年到2004年间利用职权,接受他人请托,采取直接干预项目招投标工作,为他人晋升职务提供便利等方式,收受索取贿赂财物共计人民币1004万余元,私分国有资产300万元。法院认为,毕玉玺的行为已经严重触犯刑法,分别构成受贿罪和私分国有资产罪。

  在法庭上,毕玉玺并未对判决结果提出上诉要求,似乎这样的一个结局,是他预料之中的事情。

  毕玉玺接受纪检调查时自述:收取巨额财产,这完全是利欲熏心赌徒的心理,这时候什么党纪国法全忘了,极端的占有欲心理太强了,最后结果就是人玩钱、钱玩人,自己彻底的全部的被金钱毁掉了。

  这段哭诉是毕玉玺受贿案败露后,接受北京市纪检部门调查期间所做的忏悔。当时,北京市检察院初步核实,毕玉玺案件涉嫌犯罪金额约在4000万元人民币。最后经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调查取证后认定,毕玉玺受贿金额为1004万余元。

  1千多万!数可真不少,但毕玉玺说,那只是收的一些喝茶钱。举重若轻,够潇洒,还有更潇洒,有一次他去捏脚,一甩手就给了按摩小姐20万元!捏个脚给20万,这事儿让谁听了都咋舌!够可以的。其实毕玉玺以前不是这样的。

  老同事回忆

  北京市通州区是毕玉玺的老家,梨园镇是他曾经工作过的地方,不过,当时还叫梨园公社。在这里,一位毕玉玺当年的同事说起了一件往事。

  原毕玉玺下属:我蹲点的地方叫姜春坟,乡亲们说领导来蹲点了不错啊,给弄个小猪秧吧,给我弄了俩小猪秧,不知怎么着毕头就发现了,毕头就亲自找我,该给人钱给人钱,因为咱们本身是机关干部,咱们不能贪这个,如果你贪了这个,你说话就不硬。

  老人开口闭口说的毕头,就是毕玉玺。那时侯毕玉玺是梨园公社的一把手,而这位老人是他的下属。老人在下乡蹲点时接受了乡亲送的两头小猪仔,结果被毕玉玺批评了一顿。老人说,毕玉玺当公社领导时不仅教育大家要廉洁奉公,他自己也是以身作则,从不接受乡亲们送的一分钱一件礼物。那些年,毕玉玺对自己和机关干部要求严格,但对老百姓可没有一点儿架子。一位干部见人就念叨起毕玉玺当公社领导时的另一件小事。

  原毕玉玺下属:原来分管咱们那儿有个活儿东边50米,西边50米,都是砖头,要撤了清理了,这个艰巨的任务给我了,最后他说你干完活上我家吃饭去,我带着民工好歹二三十个人,都穿着胶皮靴,靴子也不摘也不脱,糟蹋人家半个月,人不烦,两口子都不烦,你说这干部,是好干部。

  那时侯,不管机关干部还是村里的老乡见了毕玉玺,不是喊毕头就是叫他小毕。对于这段往事,毕玉玺身陷囹圄之后还是念念不忘。

  毕玉玺:上了年龄的老百姓都称我小毕,那个时候叫我小毕,我感觉特别亲热,特别亲热,那时候要给群众办完一件事,真高兴,比在自己家干事还高兴,那时候满脑子里想的都是群众,心里也装着群众,做事也惦着群众。

  看来这贪官也不是一生下来就贪的。你看,毕玉玺在通县的时候,就是一个好党员,一个好干部,你看,这张照片,浑身上下都透着朴素劲儿,再看这张,那是意气风发,连行头都讲究了很多。这会儿他已经是首发的毕总了。

  毕玉玺蜕变之路

  毕玉玺被捕之前是首都公路发展有限公司的党委书记兼董事长。在首发公司,他的下属对毕玉玺的印象可没有通州梨园公社的那么好。

  原首都公路发展公司干部:那个时候我觉得变了,变得不置可否,这么一个感觉,他作为公司的董事长应该是德高望重有威望的领导,不应该那样。

  这位下属为什么会觉得毕玉玺变了呢?

  下属:他一个月得玩个十次八次,一天就能赢一两万元。

  毕玉玺身边的人都知道他好赌成性,最喜欢玩一种名叫扎金花的赌术,而且逢赌必赢。与他相反的是,有一个名叫蓝义的人本来是一个很精明的个体承包商,但他一碰见毕玉玺就在赌桌上逢赌必输,人称蓝精光。当然,这个蓝精光输掉的钱几十万元统统进了毕玉玺的腰包。蓝精光一碰见毕玉玺就不会打牌,一碰见毕玉玺的家里人就只会做赔本生意。

  蓝义(外号蓝精光涉案人员):他正好搬家,从通州区搬到北京方庄来,他媳妇打电话,说你上我这来一趟,搬家剩下烟酒茶叶很多东西,整好拉一车,拉了之后第二天,我给他送了十万块钱。

  蓝义说,毕玉玺家里的烟酒礼品很多,他拉走的一车是毕家搬家时剩下的,他把这一车礼品拉到了自己公司,却送了10万元现金给毕玉玺的老婆。过了一年后,他又从毕玉玺家里拉走了一些烟酒礼品,又送上了20万元。蓝精光慷慨大方,毕玉玺投桃报李,帮助毫无资质的个体承包商蓝义拿到了800多万元的工程。蓝义在接受审讯时供认,毕玉玺家里的烟酒和各种礼品拉了一车又一车,似乎总拉不完。那么,毕玉玺是什么时候开始收礼的呢?

  毕玉玺:当县长后两年,也产生了一些骄傲自满的情绪,个人利益开始想了,特别到了春节,送礼多了,思想发生了变化,也都收下了。

  毕玉玺在通县的最后两年开始收礼了,从半推半就到照单全收,即便这样,也就是些烟和酒,怎么到后来就狮子大张口呢?

  这几天北京市正在举办一个反腐倡廉展,男一号正是毕玉玺。他的照片也出现在这个展览上,底下有几个字,毕玉玺,高速腐败,人生路上亮红灯。这里所说的高速,一语双关,一方面说的是毕玉玺腐败靠的是建高速公路,另一方面也是说毕玉玺堕落的速度太快了。

  自述疯狂敛财

  毕玉玺:从90年到98年我到交通局任副局长,分配主管公路工作,在重点工程中协助抓高速公路建设,在这期间也做了一些工作,但是思想上产生了变化,从县长调到交通局任副局长心里产生了不平衡,看看人家本县的一些正职调到市里基本都安排了正职,或提拔工作,我就产生了组织对我不公平的思想,我老觉得组织欠我的。

  你想想,你要是老觉得别人欠了你三百两银子,心理能平衡吗?毕玉玺说,就是这种老觉得亏得慌的心理,让他一度患上了抑郁症。但是,他很快找到了治疗的好办法。

  毕玉玺:我就开始接受人家礼物,收受人家钱财,这都毫无顾及,我认为这是心安理得的事,这是我应该拿的,我还记得第一次做保龄球生意,他提出给佣金,我说不能要,一是觉得人不太熟,更主要的是当时不敢要,在以后的几次中我经不起诱惑,他说这好办,我给你存起来,这时候我的思想上已经产生了变化,我经不起金钱的诱惑也就默认了,从不想要到敢要了,经过四五年的时间,也就是2001年,自己的思想彻底的扭曲了,成为了金钱的俘虏。

  毕玉玺的抑郁症好了,可这收钱的口子也开了,这可收不住了。根据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认定,仅仅从1993年到2004年11年间,毕玉玺77次接受贿赂,总计1004万余元。平均一年进帐一百万呵,而且十几年才东窗事发。他怎么能藏这么久呢?

  破案过程

  2004年初,北京市国资委和审计部门联合对首发公司五环路工程进行审计,在审计过程中发现,有些工程的造价竟高于合理造价近一亿元。由于此事重大,北京市纪委、国资委、检察院、监事会等部门随即组成了联合调查组。

  办案人员:案件涉及面广,涉及人员多,涉及金额巨大,该单位多名高层领导涉案,情况错综复杂。

  经过充分论证,调查组随后从原首发公司总会计师、副总经理朴善琨那找到了突破口,据他供认,毕玉玺涉嫌收受巨额贿赂。为了查清事实,北京市检察院反贪局专门成立了506专案组,对毕玉玺展开了全面调查。让办案人员头疼的是,在最初的审讯过程中,毕玉玺拒不交待受贿事实,只是说自己收了一些喝茶钱。而在毕玉玺的家中,办案人员也没有发现什么赃款赃物。

  办案人员:案发前犯罪嫌疑人订立攻守同盟,转移隐秘相关的赃证物,销毁财务凭证进行了一系列的反侦查活动。

  如何找到突破口呢?办案人员发现,毕玉玺的家中还有两个空的保险柜。家里怎么会放两个保险柜呢?这空空的保险柜以前装的是什么东西?又转移到哪里去了?面对这些问题,毕玉玺脑门冒汗。

  毕玉玺:时刻担心自己的问题暴露,心里特别矛盾重重,实际上我已经是走投无路了。

  随后的调查整整花费了7个多月的时间,而毕玉玺受贿的隐秘方式让办案人员不得不佩服他的狡猾。

  办案人员:赃款去向都以行贿人的名义存放,部分涉案行贿人具有外籍身份,或在境外逃逸,追缴难度大。

  把受贿的钱以行贿人的名义存放,自己却掌握开户密码和身份证,什么时候想用再取,这就是毕玉玺的高明之处。

  毕玉玺:我认为这样是隐蔽安全。

  毕玉玺承认,自己向来是个小心谨慎的人。在首发公司工作中,一般大的项目引人注目,小的项目不太显眼,自己就利用手中的权力搞权钱交易,把这些工程给熟人靠得住的,给个体户,认为他们能承包我自己能得到好处。像张某某、蓝某某、杨某某、古某某等人,我收取了他们的大量的贿赂。

  这边毕玉玺狮子大张口,那边行贿人揣着几十万、上百万,上秆子往里跳。其实这些人不傻,毕玉玺手中的高速公路,动不动几十上百亿,就拿五环路来说,投资超过130亿,毕玉玺手指缝里漏一漏,多少钱就出去了。说到这,我想说毕玉玺不是一个人贪,正所谓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

  都说每个成功的男人背后都有一个贤内助,在毕玉玺身后,也站着一位女人,而她是一位“贪内助”。

  一家贪

  毕玉玺的妻子王学英,她曾经是区教育督导室主任。

  行贿人:在一些公司重大活动当中,毕玉玺他夫人也频繁地出现,不管是公事也好,私事也好。

  在很多行贿人的眼中,这位频繁出现在毕玉玺工作场合中的女人俨然是毕玉玺的出纳。

  毕玉玺的妻子:这事错在我,第一次就不坚决,你拿过来当时我说别了别了,当时就应该把东西给他,因为这不是你的就不应该要。

  不应该要的还是要了,大量的珠宝首饰和化妆品就是行贿人孝敬给王学英的礼物。据行贿人反映,王学英经常会故意在公开场合表示,儿子毕波留学费用高昂,暗示他人“送钱”,而有求于毕玉玺的人自然“心领神会”。其中行贿人姜某便以合办公司的名义将31万美元存入在国外留学的毕波名下。

  毕玉玺的妻子;觉得朋友不错,人家死皮赖脸给你,我想留我这有备无患,用了就用,不用我再给你,当时就这么想,所以说自己把这折子搁这,反正我也没有花你的,就放我这,不用我再还回去。

  检察人员在办案时发现,在毕玉玺收受的巨額贿赂中,就有50万元人民币是以王学英的名字存的。而在毕玉玺被双规后,王学英为了销毁罪证,便联系行贿人和亲属转移了大量的赃款赃物。调查发现,毕玉玺的儿子毕波也卷入其中,接受了贿赂。毕波从出国学习到回国办公司以及买奥迪轿车都是让行贿人掏的钱。

  毕玉玺权高位重,不仅老婆和儿子受益,他的女儿、女婿、侄子等亲朋好友也都在他掌管的首发及其下属公司或参股企业任职,并提拔重用。

  下属:特别到2000年以后,我们感觉他把这个国有的公司,当成他们家的事情去看了。

  毕玉玺及其亲属在首发公司打造了一张无孔不入的网络,而这张网络不仅让毕玉玺通过各种方式迅速敛财,他们的相互串供也给办案人员设置了种种阻力。

  看了毕玉玺的这个案件,我想很多人都会说,又一个交通官员落马啦。还真是,您看最近出事的交通厅长,就有江苏省交通厅长章俊元、安徽省交通厅厅长王兴尧、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原副主席、曾任新疆交通厅高等级公路管理局局长、交通厅厅长的阿曼?哈吉、河南省高速公路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童言白,仔细算算,毕玉玺是第16个落马的交通官员。

  忏悔

  毕玉玺:通过我走上严重犯罪道路的深刻教训,我衷心的希望党组织把我作为一个反面教材,广大干部也以我这个反面教材接受教训,

  哎,早知现在,何必当初。我们说制度缺陷加上无尽的贪婪,构成了毕玉玺的个人悲剧。这个悲剧告诉我们,还是这个道理。绝对的权力导致绝对的腐败。

我要留言

    点击进入专题;聚焦重拳反腐 


选稿:李宏洋    来源:经济半小时  作者:刘煜晨 詹丽青  
 
 

沪5-12℃ 京1-12℃ 穗15-20℃
山西朔州发生矿难
KFC现苏丹红 俄查没温州鞋
董建华辞职 反分裂国家法
聚焦重拳反腐 打击赌博
重要人事任免 文摘精粹
……>>更多
深度·聚焦
专家建议死刑复核设听证环节避免司法腐败
中央电视台经济半小时:揭秘辽宁鞍山赌场玄机
山西朔州矿难调查:惨祸源于细节令行重在禁止
一些国家政府支持中国通过《反分裂国家法》
外交部发言人就日本新教科书问题答记者问
"上边忙改革下边忙赌博" 中国掀整肃官赌风暴
……>>更多
法规解读
解读中央出台多党合作新文件 民主党派是参政党
财政部关于2004预算执行情况及2005预算草案的报告
新宪法周年记 北京有个拿着宪法不搬迁的老头
统计公报解读:2004年我国人口总数接近13亿
……>>更多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