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闻中心首页>> 社会新闻>>正文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消息树]    |国际新闻|日本公布被绑女孩照片 民众呼吁制裁朝鲜[图]    |国际新闻|多米尼加前往美国迈阿密偷渡船沉没20人丧生    |社会新闻|五少年结伙游泳两人溺亡 三人见死不救被判赔款    |社会新闻|川航扒机死者家属索赔20万 机场称监护人有责任    |科教卫IT|我国将发射"试验卫星二号"各项准备进展顺利    |体育新闻|[国足]公布中港战首发 郝董大羽担纲锋线志在狂胜
川航扒机死者家属索赔20万 机场称监护人有责任
2004年11月17日 18:55
 
  东方网11月17日消息:11月15日,昆明机场少年扒机事件死亡者束清的母亲和哥哥,在律师的陪同下,与机场进行了首次协商,他们向机场提出了20万元的索赔金额。

  他们认为,机场提出的“本着人道主义的同情,机场方面将会妥善处理死者抚恤金”的说法不妥,这只是对死者及家属的安慰,所以补偿与否、金额多少可以由机场单方来定。而事故责任赔偿是机场对工作中失误、管理不善最终造成事故而应承担的赔偿责任,赔偿与否、金额大小由法律来定。

  机场方面认为,机场虽然有责任,但监护人和束清也有责任:监护人没有尽到监管的责任,束清要承担私自进入机场警戒区的责任。机场对死者和家属不应该是赔偿,而是本着人道主义的精神,进行适当的补助。

  机场方面认为,20万元的索赔金额太高。他们希望双方都能诚意协商。“当然,如果必要时,我们也会通过法律的途径来解决。”有关负责人向记者表示。

  据昆明市救助站提供的情况,已死亡的少年束清,14岁,云南人,父亲已死亡;母亲夏惠芬带着大儿子离家出走下落不明。据悉,束清去年从云南玉溪救助站到昆明市救助站后没几天,就撬窗逃跑,直到今年11月9日又被长沙救助站送过来。他曾对工作人员说自己到过不少地方,他不愿呆在救助站,他宁可在外面靠卖瓶子生活。

  “对于一个多年没有管过孩子、让孩子流浪社会的母亲,在这次事故中提出高额索赔,实在让人难以理解。”昆明机场一位工作人员说。

  两少年扒飞机造成一死一伤的消息传出后,社会立即对昆明机场的管理漏洞提出质疑。

  面对众多的质疑,昆明机场承认,该事件“反映了昆明机场在隔离区安全管理工作中还存在漏洞”。

  “这起事件的发生,是因相关部门缺乏安全意识而造成的。昆明机场和航空公司都应该承担责任。”昆明机场一负责人说。

  这位负责人特别指出,这是一起事件,而不是案件。因为案件涉及刑事、法律、动机等,而两少年是未成年人,无法追究刑事责任,进入禁区也没有目的、动机。对他们的处罚只能是批评教育和行政处罚。但目前对此还没有具体规定。

 
 
选稿:木木    来源:中国青年报  作者:张文凌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