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翟筛红:痴心不改的鲁班传人

2016-5-23 19:57:31

来源:央视网 选稿:曾炟

原标题: 翟筛红:痴心不改的鲁班传人

  “乱冰纹”窗饰是古典建筑中的窗户,要求每根木棍之间包括窗边,都不能用钉子,粘贴剂和机器设备,它是全靠手工制作的榫卯结构。任何一个接口,哪怕只有1毫米的误差,整个窗子就无法装起来,整体看起来,就是一块冰被砸碎时呈现的冰纹。就是靠着这近乎失传的绝技,翟筛红在2006年参加全国精细木工技能大赛的116名能工巧匠中脱颖而出,一举夺冠。

  今年47岁的翟筛红,16岁开始跟着师傅学徒,但“教会徒弟,饿死师傅”的旧观念让师傅在“授道”时有所保留,只教他刨料、锯料、打眼等简单基本功,不教他做整件的活儿。两年后,翟筛红出师,开始跟着同乡去上海闯荡,经受过拖后腿、受冷落。好强的翟筛红在私底下下功夫,用报废的下脚料练手艺,手艺日渐精进。

  1995年,中建五局装饰幕墙公司为了抢工期,急需一批木工。翟筛红就是这其中一员,由于工作卖力踏实,活儿做的又好又快,工程结束后,他招聘进入五局装饰公司,成为一名合同工。进入国家大企业的翟筛红每干一个工程都用心钻研,怎么做才能更好,怎么做才能更节省材料,时刻抱着学习的心态,很快成为了装饰公司最优秀的木工技师。

  翟筛红做的木工活儿,大到几米高的落地飞罩,小到十几厘米的镜框,全都沿用最传统的木工技艺,通体以榫卯结构承插连接。虽然没有一根钉子、一滴胶水,却如同浑然天成一般,无论怎么摇、怎么摔,即使木头断了,都不会从接头的地方散开。

  装饰公司原总经理都云树至今还记得翟筛红当时向他借书一事。他说:“这小子不简单,我家里有一本《营造法原》,建筑大师的大作,竖排老式版,还是文言文,大学毕业的本科生都读不下去,翟筛红这个仅有初中文化的普通工人居然把它读完,读透了。”

  翟筛红在工地上做过施工员、技术员、安全员,在他当上了“木工状元”后,被破格提拔为中建五局装饰公司分公司的副总经理。可是他在办公室里只坐了半年,就跑去找领导,要求回到工地,成了工地上唯一的一名“老总施工员”。

  2013年,中建公司承接郑州地铁项目标段,为了保证工期,轨道工程施工还没有完全结束,内部装饰施工就已经介入,由于交叉施工,轨道工程车经过产生的振动,会给内装的基础性工作,米高线的测量带来麻烦。米高线是地面和吊顶水平面完成的控制参考线,如果它出现误差,就会导致后期其它的装饰工程误差更大。同事们认为误差只要是在对方要求的半公分之内就能过关,但翟筛红却和大家较真,要求必须在轨道车不过的时候统一测量,把误差降到最低。

  在翟筛红看来,木工不仅是门技术活,也是门艺术活,这门技艺需要不断创新,需要更好地传承。于是,翟筛红总结自己长期以来积累的经验和知识,毫不保留地把最精湛的技艺手把手传授给身边的人。他还定期组织技术工人进行培训,希望更多的人学到自己的技艺,提升技能,为公司培养更多的木工技艺人才。在他的带动下,业界明星班组——“翟筛红班组”出现了,这个班组从十年前的十几人不断发展壮大,先后培养了两百多名技术人才,这些人才中有些已成为中建五局或装饰公司的技术能手和中坚力量,不少人进入重要生产管理岗位。

  翟筛红说,人生难得干一件自己想干又能够干好的事,找到这么一件事情是人生的幸福。而木工这份工作,正是带给他幸福感的事儿。带着自己珍爱的工具与木料打交道越久,越让他离不开这份工匠活。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翟筛红:痴心不改的鲁班传人

2016年5月23日 19:57 来源:央视网

原标题: 翟筛红:痴心不改的鲁班传人

  “乱冰纹”窗饰是古典建筑中的窗户,要求每根木棍之间包括窗边,都不能用钉子,粘贴剂和机器设备,它是全靠手工制作的榫卯结构。任何一个接口,哪怕只有1毫米的误差,整个窗子就无法装起来,整体看起来,就是一块冰被砸碎时呈现的冰纹。就是靠着这近乎失传的绝技,翟筛红在2006年参加全国精细木工技能大赛的116名能工巧匠中脱颖而出,一举夺冠。

  今年47岁的翟筛红,16岁开始跟着师傅学徒,但“教会徒弟,饿死师傅”的旧观念让师傅在“授道”时有所保留,只教他刨料、锯料、打眼等简单基本功,不教他做整件的活儿。两年后,翟筛红出师,开始跟着同乡去上海闯荡,经受过拖后腿、受冷落。好强的翟筛红在私底下下功夫,用报废的下脚料练手艺,手艺日渐精进。

  1995年,中建五局装饰幕墙公司为了抢工期,急需一批木工。翟筛红就是这其中一员,由于工作卖力踏实,活儿做的又好又快,工程结束后,他招聘进入五局装饰公司,成为一名合同工。进入国家大企业的翟筛红每干一个工程都用心钻研,怎么做才能更好,怎么做才能更节省材料,时刻抱着学习的心态,很快成为了装饰公司最优秀的木工技师。

  翟筛红做的木工活儿,大到几米高的落地飞罩,小到十几厘米的镜框,全都沿用最传统的木工技艺,通体以榫卯结构承插连接。虽然没有一根钉子、一滴胶水,却如同浑然天成一般,无论怎么摇、怎么摔,即使木头断了,都不会从接头的地方散开。

  装饰公司原总经理都云树至今还记得翟筛红当时向他借书一事。他说:“这小子不简单,我家里有一本《营造法原》,建筑大师的大作,竖排老式版,还是文言文,大学毕业的本科生都读不下去,翟筛红这个仅有初中文化的普通工人居然把它读完,读透了。”

  翟筛红在工地上做过施工员、技术员、安全员,在他当上了“木工状元”后,被破格提拔为中建五局装饰公司分公司的副总经理。可是他在办公室里只坐了半年,就跑去找领导,要求回到工地,成了工地上唯一的一名“老总施工员”。

  2013年,中建公司承接郑州地铁项目标段,为了保证工期,轨道工程施工还没有完全结束,内部装饰施工就已经介入,由于交叉施工,轨道工程车经过产生的振动,会给内装的基础性工作,米高线的测量带来麻烦。米高线是地面和吊顶水平面完成的控制参考线,如果它出现误差,就会导致后期其它的装饰工程误差更大。同事们认为误差只要是在对方要求的半公分之内就能过关,但翟筛红却和大家较真,要求必须在轨道车不过的时候统一测量,把误差降到最低。

  在翟筛红看来,木工不仅是门技术活,也是门艺术活,这门技艺需要不断创新,需要更好地传承。于是,翟筛红总结自己长期以来积累的经验和知识,毫不保留地把最精湛的技艺手把手传授给身边的人。他还定期组织技术工人进行培训,希望更多的人学到自己的技艺,提升技能,为公司培养更多的木工技艺人才。在他的带动下,业界明星班组——“翟筛红班组”出现了,这个班组从十年前的十几人不断发展壮大,先后培养了两百多名技术人才,这些人才中有些已成为中建五局或装饰公司的技术能手和中坚力量,不少人进入重要生产管理岗位。

  翟筛红说,人生难得干一件自己想干又能够干好的事,找到这么一件事情是人生的幸福。而木工这份工作,正是带给他幸福感的事儿。带着自己珍爱的工具与木料打交道越久,越让他离不开这份工匠活。